• Baidu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联系电话:0559-7512861
    您当前位置:休宁信息新闻网 >> 休宁文苑 >> 浏览文章
    平凡快乐的一天(小小说)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齐云山镇/汪国进  日期:2019年04月02日  阅读:

    傍晚,王主任下班回到家,发现爱人已经出门上晚班去了,但她却没有像往常一样,烧好饭菜扣在餐桌上静静地迎候自己,餐桌上空空的。

    也罢,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啊,他自嘲地笑了笑,换好厨衣洗了手,看了看冰箱,还好凑乎可以弄两菜,量米做饭,不一会功夫,香菇菜心、腊肉蒜苗炒胡萝卜便端上了饭桌。

    今天难得天晴,都连续下雨半个多月了,加上刚刚?#25237;?#23376;离家去高校,心情还不错,哎,儿子放寒假,整天在家打游戏,看着真闹心,这下好了,眼不见心不烦。他从容地从柜子里取了个酒杯,径直走到泡有金英子的酒坛前放了满满一杯大?#32423;?#19977;两的样子,慢悠悠地坐了下来…….

    今天也真够忙的,起个大早?#25237;?#23376;去高铁站,等赶到单位,差点?#23478;?#36831;到了,刚坐下没多久,就听见有人敲门。

    请进!

    推门而入的是一位大约五六十岁的男人,进来便开口问道:你好,我想问问?#20063;?#33021;上班,误工费和医药费怎么办呢?

    “你别急,慢慢说,来来来,先坐下,我给你倒点水?#21462;!?#29579;主任一边安慰老人一边就拿了个一次性纸杯,放?#35828;?#33590;叶,麻利地泡好茶,顺手递给老人家。

    “你叫什么名字?是哪个村的?我先给你做个登记。”

    “我就是附近南亭村的,叫李长树,今年64岁,去年七月底,我跟着村小组长在县城边铁路上干活时摔倒,脚后跟骨折,住院手术,治疗一个多月,后来出院回家休养,当时手术的费用是铁路方承担的,还赔付了我的每月工钱一直到去年底,但现在没人管了,我该怎么办呢?我又没有收入,还要做手术取钢钉,钱谁付呢?”李长树急切地连连问道。

    “哦,我大概明白了。”王主任宽慰李大叔,“你这是属于因工伤引起的医药误工费用纠纷,那你有没有和铁路方的领导谈过呀?”

    ?#25300;也?#35748;识铁路上的领导,也没有谈过。”

    “那你是怎么联系去干活的呢?”

    “我是跟着小组长去的,平常干活工钱也是小组长给我们发的。”

    “是这样,?#19968;?#26412;了解了,你把电话号码告诉我,另外你们村小组长的电话号码你?#26032;穡俊?/p>

    “有的有的?#20445;?#26446;长树忙着翻查手机。

    王主任登记好李大叔报的手机号码后告诉他,“你先去找一下小组长,让他帮你和用工铁路方联系,看看铁路方面是什么态度,如果顺利的话就办好了,如果谈不拢,再请村镇干部出面协调,应?#27809;?#26377;妥善的解决办法的,你什么时候啊?#20945;?#25105;都可以,你看看怎么样?”

    正说着,办公室又进来了个老熟人,

    “金生,你稍坐一下?#20445;?#29579;主任招呼来的人,转头盯着李长树。

    “那好吧,我先去问问他,不行?#19968;?#26159;要?#20945;?#20320;的啊。”李长树说着放下手中的纸杯,站起来。王主任?#25512;?#22320;送李大叔走出办公室,急忙回转身对金生问,“又怎么了?”

    金生笑嘻嘻的,“你生意挺好呀啊?”

    “你别逗了,我的生意好,老百姓的生活就麻烦了,应该是我天天玩,没事干,村民的生活就平安幸福啦?#20445;?#21704;哈哈,王主任大笑,“说真的,你来所为?#38382;拢俊?/p>

    “还不是那点?#25314;?#26449;里马上电改,我家的电线柱子就按在那里,屋顶的电线要移开,管他呢,太气人啦!”

    “别气别气啦?#20445;?#29579;主任递给金生刚泡好的茶水劝到,“都是隔壁邻居,何必呢?#31354;展说悖?#24471;饶人处且饶人嘛。”

    “做人呢太差劲了,蛮横不讲理,还怂恿老婆骂骂咧咧的,什么难听骂什么,我现在就?#25442;?#35753;他的,管他怎么走咧。”

    “?#20154;人保?#29579;主任顺着金生的思路接过话来,?#32610;?#26159;的,本来嘛,有求于人还不低调?#25512;?#28857;,换成我的话,来来来,今晚到我家吃饭,喝酒的时间顺便谈谈路口行车的?#25314;?#24577;度诚恳些不就好了,再不?#26657;?#20063;可以出钱买嘛,你优惠点就是咯,几条路总有一条协商的通,?#21069;桑俊?/p>

    “现在的情况你是知道的,他老婆骂得?#25970;?#38590;听,再怎么讲,我老婆都?#25442;?#21516;意啦,我要做好人还得挨老婆骂死,怎么?#24515;兀 ?#27491;说着,金生村里分管综治的村干部刘国华找来了。

    “搞什么名堂?你怎么还跑到镇里来了?#31354;?#30340;是?#20445;?#20154;未到语先闻,军人出身就是不一样,当过兵的刘国华嗓门特别大。

    ?#32610;?#37324;?#20197;?#20040;不能来?我又不是来闹事的,?#20174;?#20010;人情况嘛。”金生没好气地答。“那信访规定我看过咧,我又不违法乱纪,怎么的,把我抓起来?你?#34915;穡俊?/p>

    “行行?#26657;?#20320;厉害,你是学法懂法的好公民,谁敢抓你呀,你门口晒谷场边那点路可不敢?#19981;?#21734;,别惹?#25314;?#25193;大矛盾你要负责任的,?#20219;?#25345;现状吧,都是隔壁邻居,?#24944;?#21602;!?低?#20961;?#35265;抬头见的?#20445;?#21016;国华有意降低了嗓音。

    ?#25300;一?#19981;好?#19981;?#21527;?是我的土地我都做不了主?#31185;?#26377;此理!他是什么玩意嘛!哈巴货东西!”金生冲国华吼。

    “好好讲,不要?#24120;?#37117;不要急,到我这里来的都是好同志,有问题?#20945;?#25105;就对了,?#21069;桑?#38543;时都可以来,为大家排忧解难,调解纠纷,是我的本职工作嘛。”王主任边劝说边递烟,对接过香烟的金生继续说,“年前我们镇包村领?#24049;?#21496;法所联?#27927;?#20004;委都去过你们家,对因为你门口晒谷场转弯处的电线柱落地点影响邻居车辆出行问题进行过多次调解,由于你们俩?#19968;?#24616;已久,互相寸步不让,一时没有更好的办法,所以才要你们维持原状,暂时不要搞新的建设,以免扩大矛盾,问题?#28909;?#21457;生了总要解决的,我认为还是要友好协商,互相体?#25314;?#21452;方?#23478;?#20570;出牺牲和让步,最终达成一?#25314;?#35299;决好你们各自需求。你家房屋顶上的电线移走,将来要是想再加一层也方便,他家车子进出也能顺利通行对吧,好好做下来谈嘛。”

    一时间,办公室里便开始云雾缭绕,烟味呛人,仨人喝着茶,七扯?#27515;?#32842;了大半个小时,金生愉快地跟着国华回村里去了,临走还不忘热情邀请,“有空来我家吃饭,王主任。”

    “好好好,你慢走,有机会我去啊!”

    送走了来访的群众,王主任拿起办公桌上叠的方方正正的毛巾,三下五除二将桌上的茶水和烟灰抹干净,看看时间刚过9点钟,他心里有点着急,本来约好和南亭村驻村扶贫工作?#21448;?#38431;长一起去走访贫困户的,给耽误了,他拿起手机赶忙打电话联系。

    “喂,郑队长,你好,我们什么时候去村里呀?”手机里传来郑队长的声音:“马上,马上,稍等一下下,?#19968;?#26377;一点事安排好就下楼!”

    “那好的,我在院子里等你。”他挂?#35828;?#35805;,?#31859;?#21439;扶贫办发的印有精准扶贫字样的资?#27927;?#36208;出办公室。

    镇区大院并不大,也就三百个平方上下,最引人注目的要数镇政府主楼门前左右两颗大雪松,高三十多米,树围一米五六,听老同志讲都有二十多年的树龄啦。大院的西面是镇财政所和司法所,南面是镇为民服务中心?#22270;?#21010;生育服务所,整个大院清一色全部都是二层小楼房,东面围墙下几个停车位已停满了?#25285;?#22823;院长年都打扫得干净整洁,一看就知道,镇领导班子作风干练强有力!?#20048;?#19981;足的是,大?#21644;?#36710;位较少,来办事的群众车辆一多,停放就是个问题。

    王主任站在院子里,手机里传出繆全的男中音:

    潺潺小?#20248;裕?/p>

    袅袅炊烟荡,

    阵阵?#20928;?#39321;,

    悠悠田梗上,

    儿女在他乡,

    ?#25913;各?#19978;霜,

    今年收成忙,

    ?#38382;?#22238;家乡,

    啦啦啦啦

    ……

    ……

    “走吧,小王。”郑队长径直走向他的雪铁龙,发动?#30331;?#36393;油门,汽车一溜烟就开出了镇政府大院。依照昨天商定的计划,今天去南亭村主要是走访部?#32440;?#26723;立卡贫困户,了解核?#26723;?#19968;批产业发展到户项?#21487;?#25253;情况的。南亭村共有建档立卡贫困户35户,截止到去年底已脱贫33户,还剩俩户计划今年脱贫,?#20945;?#33073;贫不脱政策的总体要求,今年依然要做好各项帮扶措施,确保成效不返贫,在驻村工作队和村两委的?#39184;?#21162;力下,坚决完?#28903;?#20826;委部署的脱贫攻坚总目标任务。在帮扶镇干上报的产业发展项目?#26657;?#26377;一户名叫余贵长的一般农户,他家今年申报的是特色养?#24120;?#38738;蛙蟾蜍),养殖规模为4.6亩,因?#20040;?#27700;田有可能将被征迁,村委会早前也和养殖户有过交流通知,但未能阻?#26775;?#20859;殖户已经投资?#19979;?#29983;产了。他们俩在现场与村委会值班干部,养殖户余贵长?#39184;?#21327;商讨论,郑队长在肯定村委会的工作后,认为还是应该?#28909;?#23454;为养殖户申报产业发展项目,毕竟土地征迁还没有确定的时间表,今后的规划发展谁也说不准…….

    郑队长和小王一连走访多户后,来到了南亭村东坑组黄丽琴家门前,一看铁将军把门,人不在家,只好电话走访,小王拨打手机,电话通了:

    “丽琴啊,你好呀!你人在那里呀?”

    “王主任,你好,?#34915;?#22920;在市医院住院呢!”接电话的是丽琴的儿子小丁。

    “怎么了?#21487;?#30149;了么?”

    “是呀!是腰?#23548;?#30424;突出压到神经根,都不能走路了,昨天刚刚做了手术,我想请问一下,?#34915;?#22920;的医疗费怎么报呢?”

    “你们建档立卡贫困户住院医疗费用执行的是351政策?#20445;?#29579;主任?#24863;?#35299;答,“你妈妈在市医院住院,就是说合规费用5000元以外的部分?#28903;?#24220;兜底承担,在出院的时候一?#21568;?#28165;,你不用担心的。”

    “哦,那好,我知道了,感谢党和政府的好政策!感谢你们在基层工作的一线扶贫干部?#20445;?#23567;丁高兴的连声道谢。

    王主任不失时机地宣传:“对,党的政策好,你在今后的工作?#26657;?#20063;要大力体现,努力为群众服务好,让每一个找你办事的人民群众都能感受到,这才是对党和政府最好的感谢!”

    “是的是的,向你们老同志学习!”小丁表示赞同。

    “好的,请转告你妈妈,安心养病,等出院回家了?#20197;?#26469;看你们,再见。”说完,王主任挂?#35828;緇啊?/p>

    “郑队长,你看,我们是不是该下班回去吃饭了?”

    “好的,好的!下班,吃饭!”

    ……

    ……

    ……

    饭后,洗碗刷盘打扫卫生,厨房被收拾的利利索索,他把装有生活垃圾的塑?#27927;到簦?#22240;为家住在五楼,不小心的话一下楼,整个楼梯都会被洒的斑斑点点,既不卫生又特别难看,有碍观瞻,虽转业多年但在军营养成的良好习惯始终伴随着他直到现在。抹桌子拖地全部完成后终于可以坐在沙发上休息了。

    最近单位上的同?#26053;?#23398;习热情高涨,自去年底本市正?#21483;?#24067;全面融入杭州都市圈加速发?#26775;?#20026;进一步解放思想,改进工作作风,全镇?#21507;?#24178;部在县委,县政府的统一安排部署下,都在积极?#20063;?#36317;学先进。另一方面,大?#19968;?#21162;力关注学习强国挣学分,他点开APP学?#30333;?#26032;的新闻,习近平会见探月工程嫦娥四号任务参研?#38382;?#20154;员代表,两部门;发现贫困当事人应立即启动国家司法救助程序,中国脱贫攻坚进入攻?#21069;?#23528;决战期……

    因为爱人小曹九点钟下班,王主任?#35828;?#22810;就下楼了,?#21483;?#21040;她打工的衣之都服装店径直走?#19979;ィ?#23567;曹正在为客人介绍衣服,时令虽已冬春交替,但由于持续降雨气温?#31995;停?#26149;装还未上柜,店里展示的还是秋冬衣服,不一会就看见客人高?#35828;?#20184;了账,买走了一件双面呢大衣。

    小曹笑盈盈地迎过来:“等一会,马上就下班啦,跟你讲哦,我同事小吴,你也见过的,他们家儿子上高一,今晚和同学外出喝酒,都没有去上课,还让同学转交了一封遗书给家长,现在他们夫妻两个都在找儿子呢!”

    “怎么回事呀?现在找到没有?”

    “听说好像是早?#25285;?#34987;女同学提出分手后闹情绪 ,一时想不开,小吴夫妻俩都急死了,我先前和他们通过电话,说是还没有找到呢!”

    “那我们赶紧去帮忙?#24050;劍 ?/p>

    下班时间一到,两个人?#22270;?#24537;忙地往家走,?#20945;?#21018;才商量的,小曹负责联系,了解情况,老王小跑回家骑电瓶?#25285;?#22827;妻匆匆赶到离县城三公里外的县一?#23567;?/p>

    这所高中可是闻名遐尔的省重点,百年名校啊,多年来为国家培养了许多优秀的人才,连空军飞?#24615;?#37117;输送过,不愧是状元之乡,徽州历?#32439;?#37325;教育可见一斑!

    就要下晚自习了,学校门口道路两侧停满了来接孩子放学的家长车辆,而家长们则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闲聊并?#21364;?#30528;,热闹又喧嚣。在这样的环境下想找某一个人真的有点难!

    赶紧再打电话,问问他们具体位置,老王催促道。

    “我们已经到学校门口了,你们在哪里?出租屋公寓楼小区?哦,好的,一会集合啊。”“快点走,人多别骑车了?#20445;?#23567;曹说,“我们赶紧的,他们就在前面小区那里”。

    “好好好,走吧。”

    刚刚走到小区,小曹电话又响了,“喂!到万平镇派出所去了?儿子找到没?”

    “没有找到哦,是去调取监控查看小孩去向的。”

    “那好,我们就到派出所来。”

    万平镇派出所离学校大约有1000?#33258;叮?#20004;人只好又骑车赶去派出所。值班民警经调取监控录像查看发现,大约一小时前,小吴家儿子摇摇?#20301;?#27839;着学校门口的省道往东方也就是市区方向走去,小吴的爱人学军得到这个线索,立即说:“我们去找,老王麻烦你帮我开?#25285; ?#35828;着随即递过来车钥?#20303;?/p>

    王主任忙摆手推辞:“不行不?#26657;?#25105;晚餐喝酒了,不能开?#25285;?#36824;是你自己开吧,我们一起去找!”小曹埋怨道:“?#24515;?#24179;时别喝酒,就不听,看看多耽误?#25314; ?#20174;两个女人交?#38050;?#20102;解到,刚刚过去的几个小时,学军和小吴已经?#30452;?#25628;索了学校后门的铁?#36153;?#32447;及滨江路附近,包括学校门口的小吃店,小公园等等地方,都没有找到孩子。报警后经民警仔?#27010;?#26597;,才看到监控里孩子的身影,根据常识正常人每小时?#21483;?公里的速度判断,小孩可能在距离学校3公里左右的古城风景区附近,毕竟喝了酒,走不了很远的。

    学军开车很快就到了景区前广场,内心焦急的人开车的确很危险,连红绿灯都?#36824;懿还?#30340;,因饮酒后不能开?#25285;?#29579;主任内心很?#27809;冢?#20026;帮不上忙而自责,他暗自下决心,今后尽量不喝酒了。四个人下了?#25285;?#29579;主任立即分派:?#25226;?#20891;你负责广场这一大块,空的店面和亭台楼阁仔细检查,小吴你们两个负责沿人行道往市区方向?#32610;遥?#27880;意两边的灌木?#37073;?#25105;到景区里面去找一找,谁有消息立即通知联系啊。”

    王主任到景区内有可能藏人的地方找了一个遍,时间又过去了大半个小时,他一无所获,便又走回到景区大门广场,广场入口处警灯?#20102;福?#19975;平派出所值班民警也来了,正在积极协助帮忙?#32610;?#23401;子。

    他握着手机借着微弱的电筒光线沿着城墙一直往东边的梨树?#32610;?#21435;,深一脚浅一脚,走着走着,突然,?#36335;?#21548;见有人呕吐的呻吟,他立即停住了脚步,仔细辨听,没错,就是有人在附近呕?#25314;?#29579;主任激动地高喊:“快点来人呀!这里有人吐咧!”

    两个民警闻声赶来,果然,看到在灌木?#25191;?#22320;里躺卧着一个人,王主任用手机电筒照着脸看,稚嫩的脸盘,嘴唇上一圈?#36214;?#30340;绒毛,是个小伙子无疑。

    “是不是要找的人呢?”一个民警说,“可能就?#21069;桑〔换?#26377;?#25970;辞桑?#36824;有人也喝了酒,半夜不知道回家吗?”另一个年长的民警说:“先把他抬到路边去再说。”?#31859;?#25260;人的时间,王主任忙打电话给爱人小曹:“你和小吴快来,我这里找到一个小伙子,快来认一下,另外让小吴告诉她老公,我们在风景区梨树?#32610;?#37324;。”

    不一会,学军跑了来,只扫一眼就肯定了,“是我的儿子,谢谢你们!非常感谢你们!”学军弯身搂着儿子,看来小孩?#39184;?#24178;净了,从嘴角呕出的都是?#39057;?#27700;,少年维特的烦恼,真的很?#37327;啵?#29579;主任及时建议:?#25226;?#20891;你把车开过来,看看是去医院检查一下还是就带儿子回家?”

    “好的,我去开?#25285;?#21435;医院吧,麻烦你陪我们去检查一下!”

    四个大男人好不容易才把醉酒的小伙子弄上?#25285;?#23567;曹和小吴也到了,王主任对派出所的民警说:“?#37327;?#20102;!谢谢你们!你们先回去吧,顺便麻烦你?#21069;?#25105;爱人捎到派出所,让她骑电瓶车先回家,谢谢!谢谢!”   

    王主?#38395;?#30528;他们一家三口上了?#25285;?#22312;这个早春的深夜里,小车朝着县医院疾驶而去……

    上一篇:遥寄一枝春
    下一篇:没有了
    体彩云南十一选五
  • 快乐8走势图图表 福彩3d字谜总汇 巫师梅林返水 什么游戏里有扎金花 守财奴彩金 活塞vs 龙之战士援彩金 AG旗舰厅接机 26选5走势图 幸运月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