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idu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联系电话:0559-7512861
    您当前位置:休宁信息新闻网 >> 休宁文苑 >> 浏览文章
    小阜暮春的傍晚
    来源:东临溪镇  作者:陈龙如  日期:2019年04月23日  阅读:

    暮春的夕阳,轻轻地着别了西边的山峦,带走了她最后一丝儿金色的余晖。依然明亮而呈湖蓝色的天空上,飘逸着有如薄纱般的洁白的云翳。一轮在日落前就已偷越过山脊的清月,正静静地孤悬着——那景致,似乎是在等待着哪怕是一两个星星的陪伴,又似乎是在亲切地俯瞰着小阜村这宁静、温馨而又和谐的傍晚。

    没有一丝儿风,但爽适的温凉却不时地有如风儿相送一般袭入人的襟怀,相伴着沁人心脾的芬芳。

    说不清这芬芳源自何处。是那蓬勃向上的小草?你看她们,青而欲滴、酥而带黄,引来粉蝶上下轻飞;是那五颜六色的小花?你看她们,亭亭玉立、娇而且嫩、怯而且羞,惹得蜜蜂埋头正忙;是那铺天盖地的新翠?你看她们,朝气蓬勃、英姿飒爽、生机盎然,仿佛大海的春潮正在涌动、正在鼓荡。其实,这芬芳来自于所有,包括那?#31034;?#40517;黄的油菜、绽红放紫的杜鹃、翻覆待种的泥土,更有那吐着新芽的自由聚散的茶园。

    在这洋溢着芬芳的傍晚里,草虫在青青的草丛里唧唧地低吟着,似有还无;青蛙在潺潺的小溪旁呱呱地鸣唱着,?#20284;?#24444;伏。大多的鸟儿虽已归入?#31181;?#27463;息,但时时传出的歌声依旧有如清晨时的清脆、婉转而悠扬——那清脆、似冰敲玉磬,那婉转、似溪绕旷原,那悠扬、似风吹细软的长绢。

    按说,既有虫声蛙声鸟鸣声,又有那常年不绝的贵溪河的流水声,这小阜的傍晚应当是喧闹的呀,她怎么就偏偏显得如此的宁静呢?

    扼守于村口的村部小楼就那么静静地伫立着,任清溪在其脚下流淌、任芬芳在其?#38393;?#33633;漾、任尚未归林的小鸟在其顶上自由?#19978;琛?#20219;左右两侧相向而峙的峻岭上的新绿在悄然地滚翻。

    村部小楼向外约一百米更加狭窄幽深的山谷拐弯处,一座名为“望夫”的石桥,在这暮霭渐起的傍晚里,正如一位像是在低头深思、又像是在恹恹瞌睡的寂静而慈祥的老人——已度过了近两百年的时光,谁能说她不老呢?已企盼了近两百年的岁月,现在仍然在痴情地守望着,谁又能说,她那覆满苔藓、看似苍老的躯体内不正在燃烧着一颗忠贞、炽烈而年轻的?#21738;兀?/p>

    更外面一点的同龄的送子桥,像一位满头华发、满面皱纹的慈母正在殷殷?#26143;?#22320;牵挂着她远方的游子。而她旁边的那一脉泉流,在这“枯藤老树昏鸦”的黄昏时分,看起来则更像是“断肠人在天涯”时止不住的清泪。

    夜幕?#19978;?#35895;的?#38393;?#21521;着那轮月亮的方向悄然地上合着,那月亮终于等来了陪伴她的三三两两的星星,那星星正对着小阜的方向调皮地眨着她们的眼。再看小阜:那鸟儿已经归林,那犬儿已经归家,那溪中的鹅鸭已经安静地蜷缩于溪边,那谈天说地的人已经越来越多地集聚于村中的贵溪桥上,那泥墙小瓦上次第泛起的缕缕炊烟已融入了氤氲的暮色,那如潮的蛙声、如诉的虫声、如歌的溪流声已交响成浑然如奏的一片。

    作者:陈龙如  为东临溪镇小阜村驻村工作队队长

    上一篇:一画蓝天,一话蓝田
    下一篇:没有了
    体彩云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