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idu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联系电话:0559-7512861
    您当前位置:休宁信息新闻网 >> 休宁文苑 >> 浏览文章
    老街·小巷·旧事
    来源:黄山日报  作者:许若齐  日期:2019年04月24日  阅读:

    借用了车前子先生的比喻。

    屯溪老街好像卖糖葫芦的稻草把,扛在肩头,沿街?#26032;簦?#19978;面斜斜地插着一枝枝糖葫芦。

    这糖葫芦就是小巷,大概有十来枝吧。

    最长的一枝,叫枫树巷,有好几百米。西起三马路,往东南七转八拐,至老街东头出。曾有枫树数株,故名。它那些前世后生的事情,是很多年后知道的。那年我四岁,被送进巷里的一个幼儿园,现在只记得一棵树,两个人。

    树好像是枇杷树,好大好高好绿,探出高高的围墙,正是夏天,一大片阴凉。

    一个人是管事的婆婆,人高马大,镶着一颗金牙。那时我们吃不饱,几个小朋友一起去食堂的库房向婆婆乞讨发霉的枣子吃,我们站成一排,一个劲地作揖,眼神很可怜。婆婆可没有恻隐心,她只对一个?#23567;?#22823;头”的孩子宠爱有加,一把枣子全给了他,轰得我们作鸟兽散。

    另一个就是大头。他本来就霸道,有枣在手就更拥有了一大批死心塌地的拥趸,已然领袖。小小年纪就很会羞辱作践人,他将双腿横跨在两张小铁床之间,须在其胯下钻三回,方得枣一枚。有口吃的,我们什么不能做?#25179;?#20010;争先恐后。大头开裆裤,全裸露?#40644;?#32929;一览无余,黝黑发亮。完事后,他恪守信用,分发枣子,神情宛如一国之君。

    四十多年后,在省城的一次老乡聚会上,我与他再会。他大腹便便,头发秃得只剩稀稀的一绺,自己捣鼓着做些小?#22530;場?#25105;自然不会与他重温幼儿园的往事,为众人加添些喝酒的佐料;他?#27604;?#26356;不知与其推杯换盏称兄道弟者是当年的胯下之人。往事已然轻烟,当下有酒便醉。可一望着他松弛宽大、喝得酡红的扁脸,我眼前总是叠加晃动起那个得意洋洋的臀部。

    我在那个暗晦的没有天日的地方呆了近两月。母?#30528;?#26469;看我,怕我哭闹,在大门口的缝里偷窥。被我发现,我嚎啕着要跟她走。母亲往我手里塞了两块硬水果糖,扭头便跑。我被生生拽抱着进了大门,回头一看,她?#33267;?#22312;巷子的拐角,手无力地举着,眼里噙满了泪水。

    以后的几年里,?#39029;?#20102;一个行为举止相当孤僻的孩子。父?#23376;?#34385;:这孩子呆愚,以后怎么养活自己?听老人说,我开?#21482;?#26159;很像模像样的:是在休宁海阳镇城北的一个巷子的老屋里生下来的,巷子有个好听的名字:霞屏巷。呱呱落地时,正雪后初晴,红妆素裹。如此不济,也是应了一句老话:婴儿?#21097;?#19981;是?#30465;?/p>

    其实,他们哪里知道,我每天每月都在?#37027;?#22320;成长,而这种成长多与小巷有关。譬如我能完整地认出“不准随地大小?#24682;保?#32780;同龄的孩子,一般最多只能认出“不大小”。这是我在梧桐巷中段足足流连忘返三天的结果,并请教了两个路过的大人,他们看我的目光很诧异,其中一人很悻悻,显然我客观上妨碍了他的?#20843;?#22320;”。

    我对事物的好奇感似乎也是发端于小巷。那时屯溪有个卖梨膏糖的师傅,中年男子,足足一米八九的个头,面容呈南方人的俊?#24682;?上热?#20102;,他每日在屯溪的街巷?#26032;簦?#26792;膏糖要哇?#20426;?#27743;浙口音,弄得全城何人不识君。

    ?#27604;唬?#20182;的主要活动半径还是几所小学,下课铃一响,他站在门口,总是被一群孩子团团围住,宛如鹤立鸡群。只见他打开像画家写生?#36710;?#22841;子一样的木匣,用小刀小心翼翼地凿割下一块两寸见方、厚度不及一厘米的梨膏糖,那是要五分钱的;二三分的也卖,一样的态度和蔼,一样的笑容可掬。

    我买过几回梨膏糖,太甜,就有点腻了。我倒是对瘸子很感兴趣:他为什么会流落到徽州的山里来?腿是怎么?#36710;模?#26792;膏糖是自己做的吗?一天傍晚,他卖完糖往回走,我竟?#23545;?#22320;尾随着,像个盯梢的“尾巴”。他拐进了一条巷子,一眨眼,不见了。两边皆高大的马头墙,且无人家门户洞开。抬头望去,青藤?#20160;?#30340;山墙上,一只老花猫悄无声息地正瞪着我。我惊骇起来,莫非他真是怀有遁身穿?#34903;?#26415;的奇人?怎么说没就没了呢?

    这个巷口有一家照相馆?#23567;吧?#33457;”。至今能见到的几张泛黄的照片基?#26087;?#37117;是它的作品。它门面不大,有玻璃橱窗,蛮讲究的。我经常在橱?#24052;?#39547;足,甚至流连忘返。缘由只有自己知道:里面有一个小女孩的倩影,扎着蝴蝶结,在领舞《葵花朵朵向太阳》。后来,里面又有了一个女兵,人长得好看,军装也好看:“一颗红星头上戴,革命的红旗挂两边”,飒爽英姿,一点不差《芳华》里的女文工团员。也在一定程度上?#24052;?#25937;”了我:?#29992;?#24651;电影里女特务的泥坑里就此拔出。

    我的小学初?#26012;?#19994;照都在这里拍的,现在四目对视,感慨。出走了大半生,归来怎能还是少年?#20426;吧?#33457;”早?#21069;埽?#20063;不知湮灭到哪里了。

    最后的留影是在1973年?#20303;?#25105;们几个徽州师范的毕业生在这里拍分手照。事毕,该在照片上写几个字吧。诸位年长我的学兄学姐一致意见是:战斗在?#20521;健?#25105;不以为然,坚持要题:生活在?#20521;健?#20010;中原因,朦朦胧?#30465;?#27492;时,我已偷偷读完了高尔基人生三部曲、莫泊桑的《一生》、罗曼·罗兰的?#23545;己病た死?#26031;朵夫》。

    我拗不过他们,于是表面听从了“战斗的?#20521;健薄?/p>

    这天,离我18岁尚有一个来月。

    我从此进入了青春期。

    上一篇:杉木关初冬
    下一篇:没有了
    体彩云南十一选五
  • 水果财富奖池游戏 女孩与枪走势图 毕尔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馆设计理念 塞维利亚对阿拉维斯历史战绩 塔什干火车头直播 c罗2013总进球数 美女捕鱼游戏视频在线观看 武则天刘晓庆 圣埃蒂安学校 百度三国杀一区